Please select To the mobile version | Continue to access the desktop computer version
简体中文 繁体中文 English
新来朋友

shansheng

HMSzzxs

jy68258886

iamB2G

fredickhuang

cf1230

qkrwlgnskr

c221237196

ww506365311

pray90

ks10

ltly51

oldtease

疯狂没退路

junxizhang

qzy20021979

wx811019

s94169419

BlkNSlvr

tolyadar

cnmlgb

luffyzz

yoyoye01

dabingase

wly0513

View: 13258|Reply: 35

[水塘推荐] 二战德军精锐部队详细介绍(图)

[Copy link]
Post time 2009-1-9 10:25 | Show all posts
第10装甲掷弹兵师
该师于1943年6月成立,在1944年6月至8月的基辅战役和后来的 Dnestr撤退战中遭受严重损失。后来被送回德国整休,不久其下属的第110装甲营和第41装甲掷弹兵团被解散,该师也被作为一个战斗集群送回东线作战。1945年5月在捷克斯洛伐克向苏军投降。




指挥官:
August Schmidt中将( 1943年6月13日 - 1943年10月2日)
Hans Mikosch中将(1943年10月2日 - 1943年12月23日)
August Schmidt中将(1943年12月23日 - 1944年9月?日)
Walter Herold少将(1944年9月?日 - 1944年11月28日)
Alexander Vial上校(1944年11月28日 - 1945年1月?日)
Karl-Richard Ko?mann少将(1945年1月?日 - 1945年5月8日)

作战区域
东部前线, 中部地区 (1943年6月 - 1943年8月)
东部前线, 南部地区 ( 1943年8月 - 1944年8月)
撤退整修 ( 1944年8月 - 1944年11月)
东部前线, 中部地区 ( 1944年11月 - 1945年1月)
捷克斯洛伐克 ( 1945年1月 - 1945年

编制:
第110装甲营 (后撤销)(Panzer-Bataillon 110)
第20装甲掷弹兵团(Panzergrenadier-Regiment 20)
第41装甲掷弹兵团(后撤销)(Panzergrenadier-Regiment 41)
第10摩托化炮兵团(Artillerie-Regiment 10 (mot))
第10装甲侦察营(Panzer-Aufk?lrung-Abteilung 10)
第10反坦克营(Panzerj?ger-Abteilung 10)
第10摩托化工兵营(Pionier-Abteilung 10 (mot))
第10摩托化通信营(Nachrichten-Abteilung 10 (mot )
不造谣,不传谣,不带负能量节奏,积极传递正能量,理性交流做一个有素质有教养的酷派玩家。

尚未签到

TA在排名榜Top100

积分:暂未上榜

发帖:暂未上榜

在线:暂未上榜

10

Threads

3

Followers

422

Credits

Rank: 5Rank: 5

上士

正式会员认证勋章QQ社区达人在线时间奖

    Post time 2013-9-26 19:57 | Show all posts
    不错哦            

    尚未签到

    TA在排名榜Top100

    积分:暂未上榜

    发帖:暂未上榜

    在线:暂未上榜

    0

    Threads

    0

    Followers

    2

    Credits

    Rank: 1

    列兵

      Post time 2013-9-5 18:43 | Show all posts
      感谢楼猪的分享
      不造谣,不传谣,不带负能量节奏,积极传递正能量,理性交流做一个有素质有教养的酷派玩家。
       Author| Post time 2009-1-9 10:25 | Show all posts
      第512重驱逐坦克营战史

      512营的猎虎重驱逐坦克

      继第653重驱逐坦克营之后,第二个装备猎虎驱逐坦克的重型驱逐营于1945年2月6日开始在德累斯海姆训练场集结。这支部队命名为第512重驱逐坦克营,最初的主要人员来自第424(原501)和第511(原502)重坦克营。上级原计划给它配备33辆猎虎:3个连各10辆加上营部班3辆,结果由于车辆不足一改再改。最后变成:每个排3辆,3个排为1个连,每个连部1辆猎虎,共30辆。而营部则没有猎虎,改为3辆指挥型装甲运兵车。


      营长谢夫上尉,摄于在503重坦克营时(虎王坦克上)。

      原本预订512营1连于1945年2月中旬、2连于2月下旬、3连于3月上旬编成,最初5辆猎虎也在2月12日运抵德累斯海姆,同时林茨工厂也完成了后6辆的制造。但是此时653营提交的报告中指出了诸如齿轮箱等技术上的缺陷,结果512营到手的猎虎全部被运回工厂改装(是不是要重新写说明书呢 ^O^),因此部队编成工作大幅度拖延。这期间全部人员转移到草原基地。

        512营可以说是一支专家部队,集中了德国当时国防军众多的装甲尖子,它在1945年3月13日的编制人员如下:

        营部:   营长沃尔特·谢夫上尉,原503重坦克营3连连长,后晋升少校。
        营部班:  指挥型装甲运兵车2辆
        装甲防空班:37毫米自行高射炮4门、20毫米自行高射炮4门
        第一连:  连长阿尔伯特·恩斯特中尉,原519重自行反坦克营的犀牛王牌,人称“维德布斯克之虎”,最终战绩56辆
        连部:   猎虎1辆
        1排:   猎虎3辆,排长伦多夫少尉为原503营的王牌(最终战绩106辆)。
        2排:   猎虎3辆
        3排:   猎虎3辆
        第二连:  连长奥托·卡利欧斯预备役中尉
        连部:   猎虎1辆
        1排:   猎虎3辆
        2排:   猎虎3辆
        3排:   猎虎3辆
        第三连:  未编成
        补给连
        整修连:  黑豹回收坦克(数量不详)


      左为伦多夫准尉,右边的谢夫上尉正向他发放奖品并要他填表格

      1945年3月5日,经过改装的5辆猎虎到达草原基地,7日又有5辆运抵。这10辆配给第二连并于3月8日开始训练。由于美军于3月7日发起夺取雷马根大桥的战斗,所以第二连没有经过多少训练就被派往该处。


      二连连长奥托·卡利欧斯中尉

      3月14日,二连结束训练登上3辆列车开赴雷马根北部的吉克堡。18日连长卡利欧斯乘坐汽车首先抵达,但是由于火车站已经被美军炮击炸毁,结果载有5辆猎虎的列车误以为这里不是终点,他们向西北又开了100公里,下车后发现自己在杜伊斯堡!最后于19日夜间才赶回吉克堡。(我晕!)由于盟军掌握着绝对制空权,炮击也十分猛烈,因此卸车和整编工作只能在夜间进行,这花去了几天时间。而且部队所有的轮式车辆轮胎都被打破漏气(虎口脱险?)。完成编制的512营二连和第506重坦克营(虎王坦克)、第654重驱逐坦克营(黑猎豹驱逐坦克)一并归属第15集团军直属,成为“胡德尔装甲集群”(Panzergruppe Hudel)。

        3月24日清晨,二连从吉克堡出发参与对雷马根美军桥头堡北侧的攻击行动,但是被强有力的防御阵地所阻挡。次日美军第9集团军投入反击,德军转入防御。二连后退至吉克河附近的交通枢纽-吉根地区。3月26日,由于经验不足的车长错误指挥致使2辆猎虎在埃森-吉亨一带抛锚,最后都被自行炸毁。

        二连指挥官奥托·卡利欧斯在战后的回忆录《泥泞中的老虎》(英译“Tigers in the mud”) 一书中对这起事故作了详尽的叙述,他“痛恨”没有旋转炮塔的驱逐坦克,对当局指派年轻无经验的军官担任车长表示反对,而士兵们也多为菜鸟。

        第二连的猎虎基本都不在车身上书写战术编号。

        而第一连则在3月13日夜间接收了10辆猎虎并开始紧急训练。3月19日他们结束训练登上开往厄贝的列车。一路上拖拖沓沓直到26日才抵达目的地。营部可能是和一连一起行动的,因为他们后来同时到达吉根地区。3月27日第二连也败退到这里,于是营部第一次集结了2个连。


      一连连长阿尔伯特·恩斯特中尉

      3月28日,一连向东南方向的德累斯堡发起攻击,但是被盟军狠狠地打了回来。此役第一连共损失了4辆猎虎。不过,一连的指挥官和士兵大多是经验丰富的老手,因此也让盟军头疼不已。

        1945年4月4日,512营所有的猎虎都被投入温纳地区的防御战中。二连的7辆猎虎由唐玛斯巴赫出发铁路运输于4月7日抵达温纳南方8公里处的蒙登,次日就与美军交火。温纳的德军守备司令在奥托的回忆录中被称为“少见的白痴”,4月9日美军就占领了温纳市。奥托率二连向南退却到朗施特固守,竟然打得美军直到12日都没能前进一步。

        4月12日,二连败退到加尔斯霍夫镇。13日,东侧8公里处的蒙登向美军投降,盟军部队推进到加尔斯霍夫时被二连数次打退。但是战斗到这里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德国已经灭亡,而加尔斯霍夫的医院里收容着众多难民和伤兵,镇长拒绝再进行抵抗。奥托·卡利欧斯和美军进行了谈判,最后决定开城投降。美军占领加尔斯霍夫之后,二连后退到西侧数公里外的埃克斯特。

        4月15日,美军接近埃克斯特,卡利欧斯命令炸毁了最后6辆猎虎,向美军投降。他被逮捕以战俘收监。

        一连走的是另一条路线:他们经过厄贝北上于4月8日抵达埃德纳,9日经过哈根抵达埃克斯特。4月11日,连长恩斯特将剩余的4辆猎虎和4辆突击炮、3辆四号坦克、4辆自行高射炮编成一个小型战斗群,从朗施特地区向温纳发起反突击。恩斯特战斗群在卑斯麦纪念碑附近的高地布下阵型以远距离射击摧毁了包括11辆谢尔曼在内的50辆盟军装甲战斗车,盟军的空中支援击毁了1辆猎虎和若干自行高射炮。

        4月12日,一连受命前往保护塔林霍芬机场,在击毁了1辆谢尔曼坦克之后阻滞了盟军的推进。4月13日,一连所在地埃梅尔北部数公里处的蒙登被美军占领,恩斯特和卡利欧斯一样决定开城。在与美军谈判后,埃梅尔全城投降,一连后退到伊泽霍恩市。


      一连的猎虎正在伊泽霍恩市区整备

      4月15日,一连最后的3辆猎虎在伊泽霍恩市郊击毁了3辆谢尔曼坦克,这也是他们在战争中最后一次战斗。

        4月16日,一连连长恩斯特中尉率领3辆猎虎在伊泽霍恩中心广场列队,向美军投降(我倒,投降还要排场)。美军保管了这3辆完好的猎虎,但是没有一辆留存至今。

        一连猎虎的战术编号是以字母X开头,为X1~X10。投降的3辆之中,可以看到X1号和X2号,另一辆挂满了伪装网而无法确认。X2号是一排排长伦多夫少尉座车,炮身上画有5个战绩标志,加上他在503营的虎式坦克上取得的101个,共105个装甲目标击毁战绩。

        在广场列队投降的3辆猎虎旁边还有1辆黑豹回收坦克,是以G型底盘制造的,从后部消音器上的消焰器可以看出是1945年2~3月生产的最终型。战术编号“4”。



      而512营第三连于3月13日开始集结,人员都是511重坦克营重新整编后富余的(有种捡剩饭的感觉 ^o^)。在3月25日才得到仅有的5辆猎虎,因此第3排没有车辆。而另有2辆猎虎没有运抵。3连只进行了5天训练就于4月1日出发迎击逼近草原基地的美军部队。

        “草原基地”位于帕特波恩市附近,这里是德国重型坦克部队的训练基地,如今它也要为自己的命运而战了。这时集结在草原基地的坦克部队有:

        第507重坦克营:虎王坦克21辆、黑猎豹驱逐坦克3辆
        第508重坦克营:虎式坦克1辆、黑豹坦克6辆
        第424重坦克营第三连:虎式坦克2辆、黑豹坦克1辆、4号坦克1辆(由第500装甲训练团的资深教官指挥)
        库麦斯道夫装甲连:波尔舍型猎虎1辆、虎王坦克2辆、黑豹坦克4辆、二号坦克1辆!(由教官指挥)

        后来507营和SS预备役部队混编成为“SS威斯特法兰装甲旅”,其余部队以小型战斗群的规模在帕特波恩和草原基地一带转战。

        512营第三连在帕特波恩市区炸毁了2辆被击伤的猎虎之后于4月7日渡过魏泽河。8日来到奥芬瑟市郊,在那里损失了1辆猎虎。4月8日夜间,三连仅剩的2辆猎虎经铁路从比艾里豪森运往尼瓦登-哈登堡并于9日抵达。4月10日,他们和507营的2辆虎王坦克一起来到汉特山附近的奥斯特洛德市郊。在这里德军临时编成了第11集团军,但是这时美军已经迂回汉特山抵达前方的艾瑟利,第一集团军实际上已经处于美军的后方。

        4月11日,三连的猎虎共击毁了10辆以上的谢尔曼坦克。但是他们也在15日损失了最后的猎虎。4月24日,512营第三连和汉特山区其余德军一起向美军投降。

        512营第三连在1945年3月25日的编制如下:

        连长:施雷特中校
        一排:猎虎3辆
        二排:猎虎2辆
        三排:没有车辆

        三连的战术编号十分混乱,在帕特波恩炸毁的1辆上写有“Y”,最后剩余的二排的2辆猎虎编号却是“321”和“322”!这原本应是第三排的编号。

        另外,库麦斯道夫装甲连的那辆波尔舍型猎虎后来于4月5日在草原基地附近的森林中被美军俘获,现在在英国伯明顿皇家坦克博物馆展出,底盘流水号“305004”。而原本要交付512营第三连的2辆猎虎由于铁路运输途中遭到盟军轰炸而折返,最后它们被SS第501重坦克营征用并参加了林茨工厂附近的战斗,这是后话了。


      库麦斯道夫装甲连抛弃的波尔舍型猎虎,现存于英国鲍宾顿战车博物馆

      第512重驱逐坦克营的三个连从未一起作战,它的历史过于短暂,而对战局也起不到任何作用。不过,该部在防御战中的出色表现足以证明猎虎驱逐坦克作为一种防御性武器也不无成功之处。512营最终的战果是摧毁了150辆左右的盟军装甲目标。
      不造谣,不传谣,不带负能量节奏,积极传递正能量,理性交流做一个有素质有教养的酷派玩家。
       Author| Post time 2009-1-9 10:26 | Show all posts
      非洲军团的铁拳——第21装甲师



      1941年8月1日,第21装甲师在原来的第5步兵师的基础上重新组建来。 在这个具体的时间上有许多种相互冲突的说法(例如:有许多种说法是21师是在41年的十月组建的) 大概是因为直到41年的晚些时候 该师的许多部队都还没有实现在新的番号下的统一指挥 , 但是不管怎样,第21装甲师是在8月1日完成建制的。 而且当新的21师开始组建时,原第5步兵师的第5装甲团这时候已经在北非展开了军事行动。

      21装甲师的侦察车

      大多数的战史研究者认为21师的第一次战斗是出现在英军的十字军计划中,对, 那的确是21师的第一次整体参加的大规模战斗,但是作为新成立的21师一部分的原第5 步兵师第5装甲团早在这之前便已经有了一些规模比较小的战斗。1941年的9月14日, 21师的部分单位参加了Sommernachtstraum计划,这个计划旨在于侦察敌人的防线并且 想办法穿过边境,进入埃及,但是该计划最后并没有取得有意义的战果。

      当英国人发动了十字军计划时,第21装甲师在第8集团军的强大攻势下一直坚持到 打完了所有的重型装备。隆美尔面对英军的这种情况,便把他的军队撤到了甘扎拉(Gazala) 周围的环形阵地中。可是在英国人的持续的压力下,隆美尔把他的部队又撤到了阿尔,阿格海拉(EL agheila ) 在这些行动中,21师一直是作为非洲军的后卫部队,一次又一次的打退英国先头部队的追击。 最后阿尔,阿格海拉(EL agheila )撤退终于成功了。但是德军对托卜鲁克的包围已经被瓦解并且 当地的驻军和第8集团军完成了会师,那么对德军而言,只不过是暂时的轻松,情况仍然很危险。

      21装甲师的3号坦克

      1942年1月的早些时候,在进行了补充和休整之后,非洲军发动了对英国人的反攻。 在两个星期的时间里,非洲军再一次攻下了本哈兹(benghazi),并且推进了350英里 当战线推进到甘扎拉(Gazala)的英军阵地时,德军的速度放慢了。而这一次21师又 一直充当了非洲军的先头。英国人的防线从甘扎拉(gazala)一直延伸到本哈切姆(birhacheim) 这条防线有宽阔的雷场和坚固的工事。在冬天余下的日子里这条战线都很平静直到42年的5月。 隆美尔再一次发动了对英国人的进攻(隆美尔的确是一只真正的狐狸,进攻和撤退都是那样的迅速,只要没有达到目的这样的把戏可以玩很多次。) ,这次攻势把21师投入了艰苦的甘扎拉阵地战,最终德军把英军赶出了阵地。并且乘胜占领了托卜鲁克。 于是通往埃及的道路打开了,德军进入了埃及,但最后在alma halfa停住了。

      21装甲师投入了阿拉曼战役,这是一场近乎于绝望的战役,他们将面对无数的敌人坦克和 数目不断增长的步兵战车。德国人被从阿拉曼的前线击溃了,在艰难的撤退中21师又成为了 部队的后卫。象他们进攻时那样,仓皇的顺着来的路线越过边境,穿过利比亚沙漠 回到了突尼斯。

      当21装甲师抵达突尼斯后,划给了第5装甲集群, 而且为了对付盟军的进攻,它被划成分为几个战斗集群并在一系列的成功的战斗中使用。 从43年的1月30日到同年的2月2日,第21装甲师在FAID_MAKNASSAY的战斗中就被 划分为两个这样的战斗集群。 温纳-格努(werner-grun)战斗集群由装甲1营和装甲5团组成 而Pfeiffer战斗集群则由原来的装甲掷弹兵2营,装甲掷弹兵104营,装甲掷弹兵3营和突尼斯2营组成。

      在整个北非战役中,21装甲师被做为许多的战斗集群投入到战斗中, 例如:Pfeiffer战斗集群参加了一次又一次的战斗。

      在突尼斯战役的最后阶段,隆美尔在凯瑟林隘口战斗中亲自指挥21装甲师。 可是该师在快要到达隘口时却被挡住了。

      Pfieffer战斗集群在43年的5月11日投降了,当北非桥头--突尼斯最终陷落后 21装甲师的其余部分在5月13日投降。

      21装甲师的侦察车

      在北非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后,21装甲师于1943年的6月在法国重新组建。 在整个1944年它一直驻扎在法国,人们似乎认为他们不太适合在东线作战。当盟军在1944年六月开始 诺曼底的行动时,该师作为德军反击力量中唯一的一个装甲师投入了第一日的战斗,那是1944年的6月22日 他的绝大部分装甲车辆在诺曼底战役的早期战斗中就都损失掉了, 可是21师的装甲掷弹兵们却还在卡恩(caen)一带战斗了数星期之久

      当盟军冲出了诺曼底的海滩地区后,21装甲师和其他剩余的德军开始撤退了 。21装甲师被用到西线的南部地区去防守,在那里一直待到了1944年8月。 经过了休整和重编, 它前往西线参加了阿尔萨司(alsace)和萨儿(saar)地区的保卫战。

      在1945年的1月,第21装甲师轮换后调往东线 ,然后在1945年4月的晚些时候的防御战中被苏联军队摧毁。



      组织结构
      1942
      104步兵团
      第1步兵营
      第2步兵营
      第20 机械化步兵营
      第5装甲团
      第1装甲营
      第2装甲营
      第155炮兵团
      炮兵第1营
      炮兵第2营
      炮兵第3营
      第3侦察营
      第39反坦克营
      第200工兵营
      第200通信营

      1943
      第104装甲掷弹兵团
      第1装甲掷弹兵营
      第2装甲掷弹兵营
      第47装甲掷弹兵团
      第1装甲掷弹兵营
      第2装甲掷弹兵营
      第5装甲团
      第1装甲营
      第2装甲营
      第155装甲炮兵团
      装甲炮兵第1营
      装甲炮兵第2营
      装甲炮兵第3营
      第580装甲侦察营
      第609高射炮营
      第200反坦克营
      第220装甲工兵营
      第200装甲通信营

      1944
      第125装甲掷弹团
      第1装甲掷弹营
      第2装甲掷弹营
      第192装甲掷弹团
      第1装甲掷弹营
      第2装甲掷弹营
      第100装甲团
      第1装甲营
      第2装甲营
      155装甲炮兵团
      第1装甲炮兵营
      第2装甲炮兵营
      第3装甲炮兵营
      第21装甲侦察营
      第305高射炮营
      第200反坦克炮营
      第220装甲工兵营
      第200装甲通信营

      1945
      第125装甲掷弹团
      第1装甲掷弹营
      第2装甲掷弹营
      第192装甲掷弹团
      第1装甲掷弹营
      第2装甲掷弹营
      第22装甲团
      第1装甲营
      155装甲炮兵团
      第1装甲炮兵营
      第2装甲炮兵营
      第3装甲炮兵营
      第21装甲侦察营
      第305高射炮营
      第200反坦克营
      第220装甲工兵营
      第200装甲通信营


      历任指挥官

      卡尔.包彻尔(Karl Bottcher)
      Johannes Streich
      Karl Bottcher
      冯.拉文斯坦(Johann von Ravenstein)
      古斯塔夫-乔治(Gustav-George Knabe)
      卡尔.包彻尔(Karl Bottcher)
      阿尔佛雷德 布鲁尔(Alfred Bruer)
      乔治.冯.比斯马克orge von Bismark
      卡儿-汉斯(Carl-Hans Lungershausen)
      亨兹.冯.雷登(Henz von Randow)
      乔治.海德布兰特(Georg Hildebrandt)
      海因李希-赫曼(hinrich-Herman von Hulsen)
      爱德加.佛庭格尔(edger.Feuchtinger)
      Oswin Grolig
      弗朗茨.爱文(Franz Westhoven)
      爱德加.佛庭格尔(Edgar Feuchtinger)
      赫莫特.容勒可普夫(Helmut Zollenkopf)


      战区战术编成:

      不造谣,不传谣,不带负能量节奏,积极传递正能量,理性交流做一个有素质有教养的酷派玩家。
       Author| Post time 2009-1-9 10:39 | Show all posts
      德国空军的装甲部队 —— 赫尔曼·戈林伞兵装甲军
      Fallschirm Panzerkorps Hermann Goering

      有关德国空军「赫尔曼.戈林(Hermann Goering )」这个地面单位的历史可以追溯到 1933 年。1933 年十二月,戈林成立了一个名为「戈林将军(普鲁士)邦警察部队」的部队;1935 年三月,改名为「戈林将军团」,隔年十月一号,该团被转到德国空军,并成立了一个伞兵营,两者成为以后德国空军伞兵和地面单位的始祖。

      戈林将军团(Regiment General Goering ,RGG)是 1938 年进军奥地利的部队之一,而在此之后,团中的伞兵单位被取消了,该团重新组织成为一个包含防炮、探照灯营的防空单位。1939 年的波兰战役中,该团都待在德国境内。

      1940 年四月, 加入了一个步枪营的 RGG 参与了挪威的入侵;同年五月,RGG随著德国地面部队入侵了法国和低地国,同年秋天该团回到德国本土。

      在 1941 年春天的巴尔干战役中,RGG 是以防炮部队的身份保护罗马尼亚的普洛什特油田。在六月的巴巴罗莎作战中,该团渡过了布格河,该团以优异的表现于年底回到了德国。



      这是一群赫尔曼·戈林装甲师坦克团的年轻而骄傲的装甲兵们在骑士十字勋章的授勋仪式上。这个装甲师隶属于德国空军,这也是二战德军中的一大怪事,如果伞兵师隶属于空军尚可理解(现在的中国伞兵也是如此),装甲师归空军管真是@#$%&!也只有戈林这头蠢猪做得出来。

      照片中间的是坦克团团长,未来的带橡树叶的骑士十字勋章获得者卡尔·罗斯曼Karl Rossmann。左面的是鲁伯特·卡努斯Rupert Kraus(1944年11月30日获骑士十字勋章),右边的是格哈德·特斯赫温茨Gerhard Tschierschwitz(1944年12月6日获骑士十字勋章)。

      这张照片的独特之处在于他们的特殊身份造成的独一无二的穿着。德国空军的鹰徽(他们隶属于空军)别在装甲兵的黑色制服(德国各军种装甲兵制服均为黑色)上,而衣领上是武装党卫队的骷髅标志(以示对国家的忠诚和视死如归的决心),在二次大战中只有在赫尔曼·戈林装甲师坦克团的官兵身上你才能见到这样的穿法。




      1942 年中,RGG 被扩编为「赫尔曼.戈林旅(Brigade Hermann Goering ,BHG)」,包含一个步兵团和一个防炮团。步兵团下辖三个步兵营,其中第三个步兵营辖一个摩托车连、一个装甲工兵连、一个驱逐坦克连和一个坦克连;而防炮团包括了轻型装甲防炮单位和一个榴炮连。随后,防炮团加入了第三个营,该营下辖三个野战炮兵连。防炮团的第四个营是以特殊防炮单位的身份捍守柏林。


                                  ┌— 第一步兵营   ┌— 摩托车连
      1942 年中的 ┌— 步兵团 —┼— 第二步兵营   ├— 装甲工兵连
      赫尔曼.戈林旅 │           └— 第三步兵营 —┼— 驱逐坦克连
      (BHG) —┤                             └— 坦克连
                    │           ┌— 轻型装甲防炮营
                    └— 防炮团 —┼— 重型防炮营
                                  ├— 第三营(辖三个野炮连)
                                  └— 第四营(驻防柏林的特殊防炮单位)


      1942 年十月,该旅再度扩编为师,并重新命名为「赫尔曼.戈林师(Division
      Hermann Goering )」。师下辖两个掷弹兵团、一个从伞兵部队来的突击团、一
      个坦克团(1943年初才满员)、一个防炮团、一个炮兵团、一个侦察营、一个
      装甲工兵营,以及装甲通讯单位、医药和后勤支援单位。由于空军中有经验的
      装甲部队指挥官的缺乏,该单位于 1942 到 43 年中和陆军交换部份人员。

                      ┌— 掷弹兵团
                      │
      1942年十月的   ├— 掷弹兵团
      赫尔曼.戈林师   │
      (DHG)———┼— 突击团
                      │
                      ├— 坦克团(未足额)
                      │
                      ├— 防炮团
                      │
                      ├— 炮兵团
                      │
                      └— 侦察营、装甲工兵营、装甲通讯、医药和后勤支援单位




      1942 年底,为了对抗盟军登陆北非(火炬行动),HG的部份单位在北非的突尼斯登陆。 1943 年春,该师的大部份在突尼斯组成了「施密德作战群」。到了四月底,有超过一万名的「赫尔曼.戈林」部队待在北非,大部份都在 1943年的五月十二日向盟军投降,只有少数(包含施密德将军)得以逃脱至西西里和意大利。

      为了重组该师,「赫尔曼.戈林」在德国、法国和意大利的单位迅速的扩编和重组成一个装甲师。1943 年的夏天,「赫尔曼.戈林」的部份单位移师意大利的拿波里地区,该师随后和第十五装甲掷弹兵师一同被送往西西里,此时该师为一个完整的装甲师,下辖一个坦克团(含两个坦克营、一个突击炮营),两个装甲步兵团,一个装甲炮兵团,一个装甲工兵营,一个侦察营和支援单位。

                                          ┌— 坦克营
                          ┌— 坦克团 ——┼— 坦克营
                          │               └— 突击炮营
                          ├— 装甲步兵团
      1943 年夏天的       │
      赫尔曼.戈林装甲师 —┼— 装甲步兵团
      (Panzer Division   │
      Hermann Goering)   ├— 装甲炮兵团
      意大利西西里         │
                          ├— 装甲工兵营
                          │
                          ├— 侦察营
                          │
                          └— 其他后勤支援单位

      「赫尔曼.戈林装甲师」在西西里的作战起初还算顺利,但是德军后来被迫在盟军的海军火炮下撤退,再加上盟军后来的装甲优势,该师大部份的Ⅲ号和Ⅳ号坦克都被摧毁了。德军部队在南区总司令凯塞林上将指挥下(课程行动),成功的撤过海峡回到麦西拿,「赫尔曼.戈林装甲师」在人员和装备大部份保持完整的情况下回到了意大利本土。「赫尔曼.戈林装甲师」和第十五装甲掷弹兵师在迟滞盟军在西西里的前进上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使得德军的撤退能在干扰最小的状况下获得成功。
      戈林师的一名铁十字勋章获得者


      在美军登陆沙伦诺和英军登陆 Calabria 之后,「赫尔曼.戈林装甲师」和第三装甲掷弹兵师延缓了盟军的挺进,使得德军有时间破坏拿波里港。

      或许意大利战役中最引人注意的是卡辛诺的古斯塔夫防线。「赫尔曼.戈林装甲师」在1943 年末被当作预备队,但是在 1944 年一月投入卡辛诺附近的作战。1944年一月盟军在安其奥的登陆著实教德军吃了一惊,但是美军指挥官决定先在滩头整编部队而不是向罗马城进军,使凯塞林元帅得以从德国、法国、意大利,甚至南斯拉夫调动部队到安其奥地区来防御,并且成功的将盟军困在滩头。在八天之内,德军调集了八个师来形成新的防线。「赫尔曼.戈林装甲师」的单位是首先到达的部队之一。1944 年二月,赫尔曼.戈林装甲师重编为「赫尔曼.戈林伞兵装甲师(Fallschirm Panzer Division Hermann Goering )」。
      戈林师的士兵在受勋章仪式上


      安其奥的战斗激烈而成双方的损失都很大;「赫尔曼.戈林伞兵装甲师」防守著安其奥的东侧,西斯特纳。1944 年三月,凯塞林建立了一条横越意大利半岛的新防线——凯撒防线。「赫尔曼.戈林伞兵装甲师」从目前已稳定的安其奥地区撤下,移防至投斯堪纳休息和整补。1944 年五月,「赫尔曼.戈林伞兵装甲师」火速赶往内图诺地区阻档盟军自安其奥滩头的春季攻势;德军在盟军十一个师的攻击之下被迫后退至罗马城的东边。罗马城在 1944年六月六日(D-Day)被盟军解放,而凯萨琳建立了另外一条穿过意大利的防线——雅诺防线。雅诺防线由比萨穿过佛罗伦斯,再通过亚平宁山脉。此时,「赫尔曼.戈林伞兵装甲师」撤出意大利。

      「赫尔曼.戈林伞兵装甲师」从佛罗伦斯南方撤出,送往东线支援摩德尔元帅的攻击部队;1944 年八月该师在波兰的华沙附近对抗苏联红军的第三坦克军。「赫曼.戈林伞兵装甲师」在摩德尔元帅的指挥下挡住了苏联红军的攻势。



      1944 年十月,「赫尔曼.戈林伞兵装甲师」扩编为装甲军(Panzer Korps),然而因为坦克的缺乏,装甲军中的第二个师是以装甲掷弹兵师的型态组成而非原定的装甲师,这就是「赫尔曼.戈林伞兵装甲掷弹兵师2(Fallschirm Panzergrenadier Division 2 Hermann Goering )」,而原来的装甲师就被赋予1的编号。1944 年秋、冬的严重损失使该装甲军必须大量训练由其他空军单位提供的新兵,该军的两个师在红军 1945 年一月的冬季攻势中都已准备完成。

                                  ┌—— 赫尔曼.戈林伞兵装甲师 1
        1944 年十月的             │     Fallschirm Panzer Division 1
      赫尔曼.戈林伞兵装甲军 ——┤       Hermann Goering
      (Fallschirm Panzerkorps   │
          Hermann Goering )     └—— 赫尔曼.戈林伞兵装甲掷弹兵师 2
          ●东线●                           Fallschirm Panzergrenadier
                                          Division 2 Hermann Goering


      一月中旬,「赫尔曼.戈林伞兵装甲掷弹兵师2」从「赫尔曼.戈林装甲军」中被抽出以阻止红军在波兰马古塞夫和波拉威的突破。红军的冬季攻势是如此巨大使得包括「赫尔曼.戈林装甲军」在内的德军部队被迫退回东普鲁士。在一连串激烈的战斗之后,「赫尔曼.戈林装甲军」约六千人的残存人员自东普鲁士以海运撤回德国本土,短暂的整补后随即被派往西里西亚、萨克森地区(德东工业区)。1945年春季,「赫尔曼.戈林装甲军」的所有成员在西里西亚作最后的战斗。「赫尔曼.戈林装甲伞兵军」,于 1945 年五月八日在德瑞得森南方向盟军投降。


      编制
        Hermann Goering 空降装甲兵团
          兵团司令部
          本部连
          野战宪兵分遣队
          飞行侦察队
          野战医院
          兵团野战邮局

        第 1 HG 空降装甲师
          师部
          本部连
          野战宪兵分遣队
          第 1 HG 装甲掷弹兵团 (两个营)
          第 2 HG 装甲掷弹兵团 (两个营)
          HG 坦克团 (两个营)
          第 1 HG 装甲炮兵团 (三个营)
          第 1 HG 装甲侦搜营
          第 1 HG 装甲工兵营
          第 1 HG 装甲猎兵营
          第 1 HG 装甲通讯营
          第 1 HG 野战邮局

        第 2 HG 空降装甲掷弹兵师
          师部
          本部连
          野战宪兵分遣队
          第 3 HG 装甲掷弹兵团 (三个营)
          第 4 HG 装甲掷弹兵团 (三个营)
          第 2 HG 装甲炮兵团 (三个营)
          HG 突击炮营
          第 2 HG 装甲侦搜营
          第 2 HG 装甲工兵营
          第 2 HG 装甲猎兵营
          第 2 HG 装甲通讯营
          第 2 HG 野战邮局

        HG 高炮团
        HG 突击营
        HG 兵团工兵营
        HG 兵团通讯营
        HG 补给营
        HG 修理工厂大队
        HG 管理营
        HG 卫疗营


      附录:
        HG 步兵所用的迷彩服

        根据 HG 旅的旅志记载在 1942 年七月 21 日开始分发迷彩罩衫及钢盔护套,
      这些装备只能在作战时使用而不能在一般日常训练时使用. 第一批发配迷彩罩衫
      的是旅部, 护卫团及高炮团, 除了这些部队的医护人员及装备养护修理人员. 另
      外还包括了第 12, 13 连及第 10 炮兵连在内. 这其中的护卫营, 第四高炮营及
      训练营则较晚才分发到这些迷彩罩衫. 最早分发的迷彩罩衫是和武装 SS 的同一
      种款式, 大约在一年后才拿到国防军的迷彩罩衫. 在 1942 年夏天, 大约只有
      10 % 的士兵收到武装 SS 式的迷彩罩衫, 到了数量较多时, 底下这些单位也只
      分配到这些件数:

        本部连, 包括防炮排: 310 件
        HG 护卫团第一营, 营部, 第一到四连, 及第五炮兵连: 1430 件
                  第二营, 营部, 第五到八连: 1260 件
                  第三营, 营部, 第 10, 11 连: 890 件
        HG 高炮团第一营: 第四和 14 炮兵连: 480 件
                  第二营: 第 9, 11 炮兵连: 630 件

        由于这种迷彩罩衫很受欢迎而成为抢手货, 因此旅长 Conrath 少将还为此特别
      下令这些军服属于部队的财产, 部队不论移防何处都必须带著. 到了 1943 年 HG
      师开始收到和空军野战师所穿用的 3/4 长度的迷彩外套. 因此这两种迷彩服都一
      直使用到终战.
      不造谣,不传谣,不带负能量节奏,积极传递正能量,理性交流做一个有素质有教养的酷派玩家。
       Author| Post time 2009-1-9 10:40 | Show all posts
      ONS-5护航战
       


      前言

      本文翻译自uboat.net,翻译的起因是当时正在打猎杀潜航2,其中The Gap一关就是和这次护航战有关。这一关能见度极低,又有不少飞机攻击,当时打了几次都过不了。所以一时兴起就找了有关的资料。

      ONS这个船队代号是指从英国开往北美洲的船队,其中N代表走北线,也就是说航线通过冰岛和格陵兰附近,虽然这条航线较远,但可以有较长的时间处在岸基飞机的保护下。S是代表低速船队,船队航速在7节左右。

      本文的相关地图和图片待补充。另外,一些关于文中参加护航的护卫舰,参见二战论坛的帖子关于护卫舰翻译


      正文

      一、盟国船队情况概述

      船队代号:ONS-5
      战斗持续时间:1943年4月28日至1943年5月6日
      船队商船数量:42
      发现时间:1943年4月28日被U-650发现


      二、护航舰只:

      1.直接护航编队:
      护航群B7(EG.B7,Gretton中校),包括驱逐舰Duncan号和Vidette号,护卫舰Tay号,轻型护卫舰Sunflower号、Snowflake号、Loosestrife号和Pink号,救援拖船Northern Gem和Northern Spray号,海军油船British Lady号。

      2.增援部队:
      4月30日到达:驱逐舰Oribi号
      5月1日到达:第3支援群(3rd SG,MacCoy上校),包括驱逐舰Offa号、Panther号、Penn号和Impulsive号。
      5月5日到达:第1支援群(1st SG,Brewer上校),包括护航舰Pelican号和Sennen号,护卫舰Jed号、Wear号和Spey号。


      三、参战的U艇:

      4月28日至5月1日参战U艇组成:
      狼群“Star”包括16艘艇:
      U-192(Happe中尉)*,U-209(Brodda上尉)*,U-231(Wenzel上尉)*,U-258(von M?ssenhausen上尉),U-378(M?der上尉)*,U-381(Graf von Pückler und Limburg上尉)*,U-386(Kandler中尉),U-413(Poel上尉)*,U-528(Von Rabenau中尉),U-531(Neckel上尉)*,U-532 (Junker少校),U-533(Henning上尉)*,U-552(Popp上尉)*,U-648(Stahl上尉)*,U-650(Witzendorff中尉)*,U-954(Loewe上尉)*
      (带*号的潜艇稍后转隶到狼群“Fink”)


      5月4日至6月参战U艇组成:
      狼群“Amsel I”包括6艘艇:
      U-107(Gelhaus上尉),U-402(Freiherr von Forstner少校),U-504(Luis上尉),U-575(Heydemann上尉),U-621(Kruschka中尉),U-638(Staudinger上尉)
      狼群“Amsel II”包括7艘艇:
      U-223(W?chter上尉),U-266(von Jessen上尉),U-377(K?hler上尉),U-383(Kremser上尉),U-634(Dalhaus中尉),另外两艇正在返航。
      狼群“Fink”包括28艘艇:
      U-125(Folkers上尉),U-168(Pich上尉),U-192(Happe中尉),U-209(Brodda上尉,5月6日起失踪),U-226(Borchers上尉),U-231(Wenzel上尉),U-260(Purkhold上尉),U-264(Looks上尉),U-270(Otto上尉),U-358(Manke上尉),U-378(M?der上尉),U-381(Graf von Pückler und Limburg上尉),U-413(Poel上尉),U-438(Heinsohn上尉),U-514(Auffermann上尉),U-531(Neckel上尉),U-533(Henning上尉),U-552(Popp上尉),U-584(Deecke上尉),U-614(Str?ter上尉),U-628(Hasenschar上尉),U-630 (Winkler中尉),U-648(Stahl上尉),U-650(Witzendorff中尉),U-662(Müller上尉),U-707(Gretschel中尉),U-732(Carlsen中尉),U-954(Loewe上尉)

       

       

      四、战斗经过

      在3月份对护航船队进行了成功的作战后,大部分的U艇的自持力已经到顶,并陆续返回基地进行补给和整修。因此在4月份,由于U艇数量减少和护航舰艇的增加,战绩下降了一半。不过到了月底,大部分的U艇开始出航,而且还有出航自德国的新造U艇加入,北大西洋上的U艇数量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峰。

      与此同时情报战的激烈程度也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峰。攻防两边的情报部门都成功地破获的对方的密码。盟军的ULTRA部门的破译速度通常要比他们的德国同行快,通常可以指挥护航船队避开狼群。德国方面的B部门通常也可以提供很多护航船队的路线情报。
      不过在4月25日,英国人突然遭遇了一次“迷盲”,德国人出乎意料的改变了他们的密码,第二天一条代号“Star”的U艇巡逻线编成,以便捕获西行的船队,这一行动并没有被英国人发现,从而没有改变正向这条巡逻线驶去的ONS-5船队的航线。

      ONS-5船队采用的航线是北线,以便从冰岛获得较长时间的空中掩护,最近的船队战斗发生在南线较多,所以英国人希望这条线上没有狼群。24日盟军的飞机在船队附近击沉了从德国开往大西洋的U-710。

      船队在28日驶入巡逻线并被U-650发现,U-650的接触报告和其他正在接近的U艇的通讯被护航舰只的高频测向仪所发现,所以他们知道一次狼群攻击正在组织中,作为应对,船队开始进行不规则航行并且护航舰只对高频定向仪探测到的方向上进行扫荡。
      只有4艘艇能够在晚上赶到进行攻击,晚上的攻击并不成功,只有U-532发射了鱼雷且没有命中,U-386和U-532受到护航舰只的攻击受了重伤而被迫返航。

      29日U-258进行了一次白昼水下攻击并击沉了一艘商船,不过U-528收到飞机攻击受创被迫返航,这已经是第三艘因伤返航的U艇了。为了增援ONS-5船队,第3支援群和驱逐舰Oribi号(来自SC-127船队)被派往支援ONS-5。

      第二天天气恶劣,只有U-192发起了攻击,不过失败了,由于天气恶劣,德国人失去了接触。天气同样对盟军产生了不利的影响,护航舰只无法进行海上加油,而船队的队形也分散了,6艘商船掉队,而另外6艘则和船队主体分离,单独由Pink号护航。

      与此同时B部门发现了东行的SC-128船队并将注意力集中到更有价值的新目标上。附近所有可作战的U艇开始集中并准备攻击SC-128,代号分别为Specht和Start的狼群会合起来组成了一条新的巡逻线,代号Fink,部署在船队预计的航线上。从法国新开来的U艇组成了另一条代号为Amsel的巡逻线,Amsel巡逻线又可以再细分为4个较小的艇群,代号为Amsel I至IV。

      虽然SC-128在5月1日被U-628所发现,但船队在ULTRA的协助下仍然避开了所有的U艇,盟军的飞机对U艇集结的地点进行了扫荡,U-209在前往巡逻位置途中遭到攻击受创,几天后失踪,U-438也因为攻击而受创。

      晚上U-628发现了船队,不是预计中东行的SC-129,而是西行的ONS-5。由于恶劣的天气,船队在一天里只前进了20英里,现在又被巡逻线发现了,U艇司令部立刻反应过来并指挥狼群Fink、Amesl I和Amsel II前往拦截ONS-5。

      与此同时Oribi号和第3支援群已经和ONS-5会合,并且绝大部分分散的船只已经归拢,只有4艘船仍然掉队,由Pink号护航,并顺着另一条航线航行。在5月3日,驱逐舰Duncan号、Impulsive号、Panther号和Penn号,以及拖轮Northern Gem号由于燃料缺乏而离开船队。由于高频测向仪探测到附近越来越多的U艇通讯,英国人知道U艇正在集结接近,因此英国人派出第1支援群进行增援。
      攻击在夜幕降临之前就开始了,U-125号击沉了一艘掉队的商船。不过晚上护航舰只成功的阻止了U艇的攻击,U-270遭到Oribi号和Snowflake号的深水炸弹攻击,U-732则吃到了Vidette号的深水炸弹,两艘艇都受创被迫返航。U-514被Vidette号击伤并退出战斗,经过简单修理之后,U-514在几天以后继续执行巡逻任务。

      但最终护航舰的防御终于崩溃,U-707从船队前方进入,在船队后方浮起,击沉了一艘掉队的商船。然后U-628从防御圈的空隙进入,向5个目标发射了5条鱼雷,但只有一艘商船被击伤(这艘商船第二天被同一条潜艇击沉)。几分钟以后U-264也发射了5条鱼雷,这次更为精确的射击击沉了两艘船,每艘船都被两枚鱼雷击中。最后是U-358(原文作U-258)潜入并用3条鱼雷击沉了两艘船。

      在U艇指挥部,邓尼茨正亲自指挥这一次作战。由于之前六个月的战果令人失望,邓尼茨觉得这一次可能会获得好结果,因此他命令各U艇艇长要抓住这次机会继续攻击,坚持到底。实际上由于护航舰只在晚上表现得非常有效,白昼的潜航攻击反而比较可行。
      白天攻击继续,令护航舰艇非常忙碌,这导致深水炸弹和燃料都开始短缺,1艘商船的沉没是可能是由于U-638的攻击造成的,但这艘艇随即被Sunflower号击沉,快到晚上的时候U-266用4条鱼雷击沉了3艘船,但随即被Offa号击伤。
      一些U艇发现了Pink号护卫的小船队,这艘护卫舰赏给了第一个攻击者U-358一排深水炸弹,将其击伤并迫使其返航。U-584趁机接近了这只小船队并击沉了1艘船。

      快到晚上的时候一架B-24出现并给予了短时间的空中掩护,但这并不能阻止大批U艇的到来,在黄昏之前Tay号已经目视发现了7艘U艇,并且在邓尼茨的严令下,至少15艘U艇和船队保持着接触。

      这时船队进入一大片浓雾之中,这令到战场的形势完全倒转了过来。U艇群企图以数量优势压倒护航舰只,但护航舰艇现在反而较为容易的探测到水面上的U艇。所有舰艇上都装有新型的271M型雷达,这种雷达波长更短,令德军的METOX型雷达探测装置完全无效。

      从晚上到第二天早上,U艇进行了25次攻击,不过都被护航舰艇及时阻止。接近午夜的时候Vidette号通过雷达发现了U-531并用两组深水炸弹将这艘太迟紧急下潜的U艇击沉,Vidette号之后又追踪了U-707和另一个雷达接触不过没有获得结果,快到早上的时候,Vidette号又对声纳发现的另一个接触发动了刺猬弹攻击,击沉了U-630。Loosestrife号对U-575的一次攻击失败了,随后雷达发现了U-192,由于大雾,U-192在500米的距离上才发现驶来护卫舰,U-192立刻发射了两条鱼雷但都失的了。然后Loosestrife号用一组低深度设定的深弹击沉了仍在水面状态的U-192。Snowflake号给了U-107一些深水炸弹,然后又用雷达发现了4个接触,Snowflake号向其中几个开炮,迫使U-125匆忙自沉,艇员在安放好炸药后乘上了救生艇。U-125之前已经受到了Oribi号的撞击,受了重伤并失去航行能力。当Snowflake号打算将U-125艇员救起时,Sunflower号也到达了现场,并用无线电向Tay号上的护航指挥官联络,但回电令人震惊:“不允许救起幸存者”,Snowflake号和Sunflower号只好掉头向船队追去,导致U-125上全部54名船员死亡。Offa号在午夜之前进行了5次攻击,全部失的。不过在快到早晨的时候,Offa号使用火炮和深弹攻击了U-223,令U-223受了轻创。Sunflower号通过雷达对周围出现的目标进行了多次攻击,两次受到U艇的火炮攻击,不过直到早上才获得了战果:U-533号被Sunflower号撞击,不过这艘艇逃脱了,并在简单修理后继续执行巡逻任务。

      第1SG在早上到达,在加入到护航队形之前,他们在船队周围散开以在较远距离上形成一个护屏,将剩余的U艇驱离。Pelican号通过雷达发现了U-438,并在浓雾的掩护下,一直冲到300米距离上才被目标发觉。Pelican号用两组浅深度设定的深水炸弹轻易就将正在紧急下潜的U-438击沉。Sennen号也加入了攻击的行列,用深弹和刺猬弹攻击了U-650和U-575,但没有给目标造成任何损害。Spey号在船队后面占位并攻击了U-634,这艘U艇逃脱了,但两次被火炮击中。

      到早上BdU开始了解到这次行动的战况,并意识到这次行动的失败,BdU立刻下令行动中止。各U艇开始重新编组但只有一半能够继续执行作战任务。德国人将失败归咎于浓雾,大部分的战果都是在第一天晚上获得的,而当时U艇拥有突然性的优势。更为严峻的事实是,一个大规模的U艇狼群被水面护航舰艇单独击败。而且只有一半的U艇能够发现船队,其中很多时候难以发动一次攻击。至于浓雾,这是大西洋冷暖海流交汇处常见的气候。

      船队损失了12艘船,以后再也没有船队的损失超过这个数字。而德国海军为了这12艘船损失了6艘U艇,也许还要加上U-710和U-209,另外还有7艘艇受创过重需要返航。这次护航战被看作是大西洋战役的转折点,在接下来的三个星期,德国人没能再向其他的船队发动攻击,而U艇损失严重的状况却没有改变。这致使邓尼茨在5月23日下令暂时中止对护航船队的攻击,并将U艇从大西洋护航船队航路上召回。

       

      五、战果/损失

      被潜艇击沉的ONS-5商船一览:

      日期                   潜艇       艇长               商船名           排水量 所属
      1943年4月29日   U-258  Wilhelm von M?ssenhausen  McKeesport       6198   美
      1943年5月4日  U-125  Ulrich Folkers                       Lorient     4737   英
      1943年5月5日  U-358  Rolf Manke                           Wentworth   5212  英
      1943年5月5日  U-266  Ralf von Jessen          Bonde      1570  挪威
      1943年5月5日  U-358  Rolf Manke                           Bristol City         2864  英
      1943年5月5日  U-264  Hartwig Looks          Harperley    4586  英
      1943年5月5日  U-707  Günter Gretschel                   North Britain    4635  英
      1943年5月5日  U-628  Heinrich Hasenschar               Harbury     5081  英
      1943年5月5日  U-266  Ralf von Jessen                     Selvistan    5136  英
      1943年5月5日  U-266  Ralf von Jessen                     Gharinda    5306  英
      1943年5月5日  U-638  Oskar Staudinger                   Dolius               5507  英
      1943年5月5日  U-264  Hartwig Looks                       West Maximus   5561  美
      1943年5月5日  U-584  Joachim Deecke                   West Madaket   5565  美

      共计12艘商船被击沉,总吨数56746吨。
      不造谣,不传谣,不带负能量节奏,积极传递正能量,理性交流做一个有素质有教养的酷派玩家。
       Author| Post time 2009-1-9 10:41 | Show all posts
      党卫队第500/600伞兵营
      描述:党卫队第500伞兵营初成立时部分官兵的合影
      图片:

      早在1937年,在党卫队特别机动部队中就有组建一个由自愿人员组成的伞兵分队的计划,但是由于种种原因,这个计划没有被实施。1943年,德国伞兵在斯科尔兹尼的带领下成功将墨索里尼营救出来,有关组建党卫队自己的空降兵计划才重新从故纸堆中寻找出来,在党卫队作战总部的推动下,一个由武装党卫队成员和党卫队直属的体育运动俱乐部成员组成的伞兵部队被迅速成立起来。这个部队的成员大部分来自于战斗在第一线的武装党卫队士兵,也有相当一部分来自象达毫这样的集中营的看守部队。很多成员有过纪律处分记录,那是因为他们拒绝执行命令去完成一些非军事目的的行动。

      1943年10月,这个新成立的番号党卫队第500伞兵营的部队在捷克斯洛伐克开始集训,它的首任指挥官是来自党卫队第10装甲师(弗里德斯堡)第21装甲掷弹兵团的党卫队二级突击队大队长赫伯特 吉尔霍夫,部队伞降科目训练是在马塔罗斯卡-班加进行的,1944年初,部队在匈牙利的第三空降兵训练基地完成了所有科目训练。

      所有训练完成后,这个伞兵部队被首先计划用于即将在南斯拉夫进行的新一轮清剿在波斯尼亚-黑塞哥维那的铁托领导的南斯拉夫游击队行动。其中计划中最大胆的行动-突袭在图兹拉的南斯拉夫游击队最高统帅部的任务将由党卫队第500伞兵营的伞兵们完成,计划目的就是要活捉铁托。


      党卫队二级突击队大队长卡特·瑞拜卡受命指挥这次对南斯拉夫游击队总部的空降袭击计划,他本人在这次行动中数次负伤


      1944年4月,受命指挥这次作战的指挥官党卫队二级突击队大队长卡特·瑞拜卡在他设在西波斯尼亚达瓦的山地指挥部开始调动部队,按照计划,跟随党卫队伞兵,党卫队第七步兵师“欧根亲王”的一部分和勃兰登堡特种作战部队也将由空军运送到伞兵降落地区,然后欧根亲王师的步兵和克罗地亚部队(包括第13武装党卫队山地师,该师由克罗地亚穆斯林组成)作为德国F集团军群的第2装甲军的一部分扫荡整个游击区,以扩大战果。


      1944年5月党卫队第7欧根亲王步兵师的军官在研究作战方案


      武装党卫队第13山地步兵师的士兵合影



      突袭计划于1944年5月25日开始,654名伞兵一半伞降,一半乘坐滑翔机降落,按照计划他们将被分为几个突击分队,其中110名士兵组成的PANTHER分队按照计划要击溃铁托的卫队然后抓获铁托,40个士兵组成的GREIFER分队要去消灭当时在南斯拉夫人民军最高统帅部的英国军事代表团;50个士兵组成的STURMER分队消灭苏联军事代表团;20个士兵组成的“ABTEILUNG SVADIL”分队,这是一个特殊的技术分队,成员来自勃兰登堡团、第七党卫队欧根亲王师、还有一些来自空军的技术人员,他们的任务是消灭零星的游击队员,寻找游击队电台密码;最后一个分队是由20个士兵组成的BEISSER分队,他们必须先摧毁游击队的电台,然后支援GREIFER分队进攻英军。

      当时的南斯拉夫游击队已经和一年前大不一样,在英国和苏联的帮助下,南斯拉夫人民军开始在游击战中取得主动,整个南斯拉夫农村都在游击队的控制下,而德国极其傀儡只能坚守在主要交通线上的大城市里。因此,这次德军突袭计划只能采用快速行动来解决问题。

      1944年5月21日-24日,分散在各个训练基地的党卫队第500伞兵营的士兵开始被运送到匈牙利南部的几个空军基地,他们将作为整个行动的尖兵首先被空投到南斯拉夫人民军最高统帅部的驻地。25日,伞兵顺利空降到指定地区,在那里,他们遭到顽强抵抗的游击队员的阻击,伞兵们只能艰难地一边作战一边向铁托指挥部所在的山洞进攻。


      从滑翔机里跳出来进攻的党卫队伞兵



      有关铁托在当时的行为有很多传闻。有人说他在逃走的时候甚至摔破了脸并且磕掉了牙齿,无论怎样说,铁托事实上的确避开了德国党卫队伞兵的突袭。

      越来越多的游击队开始向伞兵还击,这时候,携带第二梯队的滑翔机降落了,同时斯图卡也开始了空中火力支援,第500营的伞兵在从滑翔机上下来的战友帮助下终于冲进了铁托的指挥部,但是失望的伞兵只能在那里找到为庆贺铁托的生日,游击队的裁缝刚为铁托做的一件新的元帅制服。铁托的指挥部里有一个秘密通道,战斗一开始铁托和几个盟军军事代表就从那里登上山顶,很快被护送到附近的一个游击队机场,从那里他飞到亚德里亚海上的一个小岛,在英军的保卫下继续指挥游击队作战。而铁托的卫队,一个由妇女组成的部队,在游击队指挥部坚持战斗一直到全部阵亡。

      伞兵开始抢占制高点,在那里他们才能保护自己以等待援兵到来,整个夜晚,愤怒的游击队员一直在进攻这个小小的部队,伞兵们被压缩在一个墓地里,直到欧根亲王师的突击部队打通战线将他们营救出去。


      坚守山地等候援军的第500伞兵营官兵


      这个行动失败后,第500营继续被用于清剿游击队的作战中,到1944年6月,党卫队二级突击队队长谢格菲尔德·梅缪斯接替成为部队指挥官时,这个原来有1000人的队伍只剩下15名军官,81个士官和196名士兵了。这个还有300人的部队先被计划用来占领一个波罗地海上苏联人控制的一个小岛,由于局势迅速恶化,这个计划被终止,然后它被派往东线帮助在波罗的海沿岸国家的德军撤退,然后和其他德军一起抵抗苏军的进攻。1944年10月,党卫队第500伞兵营从东线撤回到奥地利,在那里,它被更换番号为党卫队第600伞兵营(有人认为500营和600营同时存在,是两个部队,那是不正确的)。

      党卫队第600伞兵营做了一段时间的“战场救火队”以后,一个新的任务来了,这次带领他们战斗的是德国特种作战的英雄,党卫队一级突击队大队长奥托·斯科尔兹尼,目的是阻止匈牙利的独裁者霍尔蒂海军上将退出战争(注:cliff同志补充说:突击匈牙利的行动称为“铁拳反坦克火箭行动”)。1944年10月15日,全营官兵秘密进入布达佩斯,斯科尔兹尼则化装成一个游客早就在那里侦察了。当这个伪装的旅游者捕获正在代表他父亲准备和苏联缔结和约的小霍尔蒂时,他身边的同志就是第600营的官兵。

      这个营的成员随后跟着斯科尔兹尼服役于新创建的第150装甲旅,事实上这是一个特种作战部队,它的前身就是党卫队的奥宁堡特种训练班,也称奥宁堡部队,这个150装甲旅在阿登反击中由于个别特种士兵的勇敢和狡诈而名声大噪。阿登反击失败后,第600营被调往东线与苏军作战,1945年4月1日,它和其他德国部队被突进的苏军分割在德国北部,在那里,它一直坚持作战掩护友军和百姓逃往西方向美军投降直到战争结束。
      不造谣,不传谣,不带负能量节奏,积极传递正能量,理性交流做一个有素质有教养的酷派玩家。
       Author| Post time 2009-1-9 10:45 | Show all posts
      党卫军第12装甲师——希特勒青年师
      附:第12装甲师标志说明:带缺口的盾牌表示是装甲师,闪电形标志是希特勒青年团的徽记以此代表构成部队主力的希特勒青年团团员,钥匙徽记是“元首卫队”师的标志,代表大多来自“元首卫队”师的第12装甲师军官。


      武装党卫军第12“希特勒青年团”装甲师(12th ss panzer Division "Hitlerjugend”)是德军中一支特殊的部队,其士兵全部由1926年出生的“希特勒青年团”志愿者组成。

      一队佩带12SS标志的希特勒青年团成员,根据一些该团前成员战后的回忆,他们并非都是志愿加入,有许多是被逼加入的


      1943年6月第12装甲师组建之初本来是装甲掷弹师,后于同年10月才升格为装甲师。第12装甲师的军官和士官大多抽调自“元首卫队师”,他们都有在东线作战的经历,还有的则来自海军和空军。由于有许多“希特勒青年团”成员自愿加入这支菁英部队,使得全师编制人数大大超额,记有军官520名(缺额144名)、士官2383名(缺额2192名)、士兵17637名(超编2360名)和外籍志愿者1103名,总人数达20540人。

      12SS装甲师的年轻士兵们在Caen及周围地区战斗中赢得了二级铁十字勋章后,在相机前摆好姿势照像


      首任师长为彿芮茨.威特(Fritz Witt)少将,他对新兵坚持进行真实环境下的实弹训练。优秀的教官再加上严格的训练使第12装甲师很快就成为一支非常有战斗力的部队,古德里安在视察该师时也对其赞赏有加。1944年4月初,完成组训的第12装甲师驻防法国。

      1944年在法国的一辆12SS的4号坦克(J型),在炮塔上写有其乘员女朋友的名字


      希特勒青年师是党卫队最后编成的装甲师,也是最特别的部队。编制为SS第12装甲师。士兵平均年龄只有17、18岁,他们均穿潜艇成员的黑皮制服,并且别具一格地将女朋友的名字漆在坦克上。队员年龄虽轻,但狂热勇猛的作战精神却胜过其他武装党卫队士兵。该师于1943年7月正式成立,结训后于1944年4月被调到法国。


      库特“装甲”梅耶在1944年6月14日起担任该师师长,但9月6日即被俘


      盟军登陆诺曼底时该师正部署在巴黎南方,因此火速被派去抵御盟军,当天下午就抵达克思,在该城与身经百战的加拿大第3师交手。6月16日,师长威特少将被盟军海军炮火击毙,职位由麦尔准将接任。接下来的2个星期,该师死守勒卡皮克机场,损失惨重,兵力只剩40%,坦克也仅剩下50辆,后经补充参加诺曼底战役,由于顽强作战使实力 几乎耗尽,21300名士兵及150辆坦克,到撤出战场时仅剩下30人和10辆坦克。

      在诺曼底战役中被美军俘获的12SS士兵


      1944年6月6日,盟军登陆诺曼第。第12装甲师由预备队划归第7集团军(第21装甲师和装甲教导师也属该集团军)建制,奉命向登陆盟军发动反击。6月7日凌晨,第12装甲师第一个赶到战场并进行了反击。由于盟军拥有绝对优势,第12装甲师被迫在卡昂地区转入防御。6月14日,由于指挥所遭盟军舰炮袭击师长威特少将阵亡,第25装甲掷弹团团长库尔特.梅耶上校(Kurt Meyer)继任师长。面对盟军的强大攻势,第12装甲师在卡昂坚守了33天之后,于7月9日撤退。7月20日,第12装甲师再次将英国和加拿大联军阻止于韦蒙特(Vimont),并在此又坚守了两个星期之久。8月初,盟军在佛雷斯(Falaise)地区对德军形成包围之势,第12装甲师临危授命守住袋口两侧,掩护主力跳出包围圈。此战打得异常惨烈,第12装甲师以仅余的60辆抗击盟军600辆坦克,许多掷弹兵身系炸药跳上盟军坦克与其同归于尽,即使在盟军突入佛雷斯市内的第二天,仍有50-60名第12装甲师士兵顽强战斗到最后一人。在诺曼第战役中,第12装甲师在战斗中表现出的狂热和训练有素给盟军留下了深刻影响。战后一位英军士兵回忆道:此后我们开始走霉运了。我们遇上了一支第12装甲师的部队,他们疯狂战斗到最后一人也不投降,我们不得不杀死他们每一个人,真是太可怕了。诺曼第战役中,第12装甲师共阵亡官兵403人,受伤847人,失踪63人,损失大部分重装备。


      希特勒青年师的士兵(1944年在西线)


      诺曼底战役结束后,该师的残兵回到德国重组新的希特勒青少年师团,由克拉斯准将担任师长。

      1944年9月6日师长梅耶率部由法国进入比利时与美军遭遇并被俘,第12装甲师余部在代理师长胡伯特.梅耶(Hubert Meyer)中校带领下撤回德国。经补充修整后,第12装甲师划归迪特里希指挥的第6装甲集团军,胡歌.克拉斯上校(Hugo Kraas)任师长。

      1944年12月16日,第12装甲师随第6装甲集团军参加了阿登战役,以及围攻巴斯托涅(Bastogne)的战斗,战役失利后又于1月20日赶往东线去解除苏军对布达佩斯的围困。3月中旬,解围失败后的第12装甲师退入奥地利境内。5月8日第12装甲师在恩斯镇(Enns)向美军投降。直到投降时第12装甲师仍努力保护自身的荣誉和尊严,他们断然拒绝在车辆上悬挂白旗,这时全师仅剩455人。

      历任指挥官:
      彿芮茨.威特(Fritz Witt)准将—————————1943年3月~1944年6月
      库尔特.梅耶(Kurt Meyer)准将—————————1944年6月~9月
      胡伯特.梅耶(Hubert Meyer)中校————————1944年9月~10月
      胡歌.克拉斯(Hugo Kraas)准将—————————1944年11月~1945年5月


      战斗序列:
      第12装甲团
      第25装甲掷弹团
      第26装甲掷弹团
      第12装甲炮兵团
      不造谣,不传谣,不带负能量节奏,积极传递正能量,理性交流做一个有素质有教养的酷派玩家。
       Author| Post time 2009-1-9 10:46 | Show all posts
      党卫军第11“北欧”志愿装甲掷弹兵师
      图片:

      描述:首任师长党卫队旅队长兼党卫军少将弗里滋。冯·舒尔滋
      图片:

      描述:第二任师长党卫队旅队长兼党卫军少将约臣·齐格勒
      图片:

      描述:最后一任师长党卫队旅队长兼党卫军少将古斯塔夫·库鲁肯贝格博士
      图片:

      序: SS第11"北欧"志愿装甲掷弹兵师战史SS第11师是我认为最具战斗力的党卫军作战师之一,其一直都在进行着最艰苦的一线战斗,而比较其兵力装备与取得的战绩来看,个人认为它甚至略超"帝国"师一筹。这篇文章是本人花费了1个月时间翻译和整理挪威人所著的---<< "北欧"师--- 荣誉与毁灭>>(<<"Nordland"---honour and extermination>>的英译本。

      1943年初,德军最高统帅部(OKW)下令建立一个新的党卫军装甲军----第3(日尔曼)SS装甲军(III(Germanische) SS-Panzerkorps),该军下辖由德国人和斯堪第那维亚人混编的SS第5"维京"装甲掷弹兵师(5thSS Panzergrenadier Division "Wiking"),同时还计划组建另一个由外籍志愿者组成和指挥的SS师。虽然在"维京"师里面也有大量外籍志愿者,但是其高级指挥官都是由德国人担当,所以德国人希望这个师里的指挥层能由外国人组成。然而此时"维京"师由于正在东线激战,根本无法从前线撤回,所以组建第3SS装甲军的计划暂时没有实现。1943年2月,党卫队全国总指挥希姆莱(Reichsfuerer-SS Himmler)命名这支外国人部队为"瓦拉格"师(Waraeger)---这是一位效忠于拜占庭帝国(Byzantium)的挪威瓦兰吉卫士(Varangian)的名字。但是希特勒认为这个名字太晦涩,他认为经验丰富的"北欧"团(Regiment"Nordland") 应当永远保留下去,所以在1943年3月17日,该师也被正式命名为"北欧"。同年春天,"北欧"师开始在德国南部上法兰哥尼亚(Upper Franconia)的格拉芬维(Grafenwer)训练营组建,其基干战斗部队由挪威军团(Leqion Norwegian)和丹麦自由兵团(Freikorps Danmark)的老兵组成,所有的成员都是非德国籍的日尔曼族人,5月1日,党卫队旅队长兼党卫军少将弗雷滋。冯。舒尔滋(Brigadefuerer und Generalmajor der Waffen-SSFritz von Scholz)被任命为师长,他是前"维京"师"北欧"团的团长。在完成了基本训练之后,"北欧"师和刚刚组建的第3(日尔曼)SS装甲军于1943年8月28日派往克罗地亚和铁托(Tito) 的游击队交战。在克罗地亚的3个月中,"北欧"师和游击队进行了残酷而又血腥的激战。11月12日,其正式升格为装甲掷弹兵师。11月25日,第3 SS装甲军开始调离克罗地亚开赴东部战场并于12月22日全部抵达前线。

      1944年,第24“丹麦”装甲掷弹兵团团长阿尔贝雷特·克吕格(Albrecht。Krügel--左)和鲁道夫·特内德(Rudolf Ternedde) ,克吕格于1945年3月16日在阿特丹(Altdamm)阵亡。随后特内德指挥着“挪威”和“丹麦”团残部作为一个战斗群继续作战。

      佩戴日尔曼勋章的威尔海姆·库贝尔(Wilhelm K?rbel) 。1945年2月任SS第23“挪威”装甲掷弹兵团团长。后率部在柏林垂死抵抗。4月24日受重伤。

      里查德·斯泊勒(Richard Sporle),SS第23“挪威”装甲掷弹兵团第2营营长。1945年4月17日在柏林东部的战斗中阵亡。


      该军分派在苏联北部的列宁格勒(Leningrad)以西奥拉宁巴姆 (Oranienbaum)地区,隶属于林德曼上将(Generaloberst Lindemann)的第18集团军。12月10日,挪威团和丹麦团的各营已经进入他们的指定阵地,13日,全军完成作战准备。截止至12月30日,"北欧"师共有兵员11393人(军官304人,士官1734人,士兵9355人)德军此时早以觉察到苏军即将发动一场进攻。暴风雨终于于1944年1月14日清晨来临!面对德军的是苏军第二波罗地海方面军,其共有6个满员的集团军,是德军兵力的4倍!在奥拉宁巴姆前线,苏军第2突击集团军(下辖2个军,9个近卫师,3个坦克旅和1个海岸旅)集中攻击了由残缺不全的德国第9空军野战师守卫的防线。这个师遭受了强烈的打击,防线很快就被突破。此时,该师的南翼部队奉命后撤。这形成了对"北欧"师和第3 SS装甲军防线的严重威胁。挪威团第1营于1月15日晚发动了反击,并取得了一定进展。在经过了接下来几天的残酷战斗之后,"北欧"师守住了防线。但在17日,该师在敌军的强大压力之下开始从被突破地域开始后撤。其原先防御的前线东西面防线也被迫转移至南北一线。

      在师长舒尔滋投入了2个预备的装甲掷弹兵营后,该师和由荷兰志愿者组成的"尼德兰"(Nederland)部队以及被重创的第9和第10空军野战师尝试守住东南方向的防线。经过几次苏军的猛攻之后,防线在1月25日被撕开了一个缺口,这个小裂缝很快便蔓延开来。在新一轮攻势之后,战线终于崩溃了!整条防线被水银般倾泻而入的苏军苏军分割成三部分。而处在敌军突破区域的丹麦团第1营几乎全军覆没。

      1月27日,第3SS 装甲军开始全面向爱沙尼亚的纳瓦(Narwa)撤退,在经过几天的激战之后,部队到达了卢加河(Luga )并在雅姆堡(Yamburg)周围建立了防御阵地,这是一条临时的防线同时在此重编撤退的部队。1月30日,在苏军猛攻下,第3SS装甲军撤过了卢加河并炸毁了所有桥梁。

      此后,最高统帅部命令该军坚守包括雅姆堡桥头阵地在内的卢加河防线。然而苏军此时已经越过了卢加河的南面。这道命令导致德军损失惨重,1月31日,苏军又突破了北面,目标直指靠近芬兰湾(Gulf of Finland)的纳瓦-约苏地区(Narva-Josuu)与此同时,苏军对防守在雅姆堡到帕多加(Padoga)一线的 "北欧"师部队发动猛烈攻势。残酷的战斗持续了整整2日,直到2月1日该师才被迫放弃了卢加河阵地。第3SS装甲军也在同日撤入纳瓦。在2月剩下的日子里,该军决定不论敌人的攻势如何猛烈也要守住纳瓦桥头阵地。

      1943年在党卫军巴特·图尔滋士官学校训练的瑞典人汉斯-哥斯塔·佩尔松(Hans-G?sta Pehrsson--中间)。1944年12月25日在第二次库兰战役中获忠诚扣章。后任SS第11装甲侦察营第3连连长。1945年在柏林被苏军俘虏,2年后越狱逃脱。1974年去世。

      党卫军一级突击队大队长克里斯蒂安·冯·沙尔堡(SS-Sturrmbannfueher Christian von Schalburg--左)和党卫军三级小队副索热姆·卡姆(SS-Unterscharfueher Sorem Kam)握手 。

      “北欧”师的士兵,注意领章上的师徽


      1944年3月初,苏军在纳瓦的地面进攻受阻之后,改为对该市的炮击和空袭。同月月中,在经过几天无情的轰击之后,苏军开始在城市地面的防线发动攻击,守卫在这里的是第4SS "尼德兰"志愿装甲掷弹兵旅(4th SS-Freiwilligen-Panzergrenadier Brigade Nederland)下属的SS第48 "谢法特将军"装甲掷弹兵团(SS-Panzergrenadier Regiment 48 "General Seyffardt"),尽管残酷的战斗超出了极限,但是该团的荷兰掷弹兵们还是击退了敌人的进攻,守住了阵地。在进攻失败之后,苏军转而向该市的西北面的防线突袭,面对他们的是SS第49"德。鲁伊特"装甲掷弹兵团(SS-Panzergrenadier Regiment 49 "De Ruyter")和SS第54工兵营(SS-Pioneer Battalion 54),在经过几天的苦战之后,守军奉命从最初的战线上后撤,而 "北欧"师的部队则协助稳定该地区的情势。

      这次战斗标志了自从苏军突破 "奥拉宁巴姆口袋"以来持续激战的终结,它暂时中止了苏军的攻势。纳瓦战役也演变成了一场狙击手之战。在这段时期内,挪威团和丹麦团的第1营由船运回德国重建。后来这两个营再也没有回到 "北欧"师的序列,而于1944年12月编入SS第5 "维京"装甲师,参加了布达佩斯解围战。

      苏军自6月初逐渐开始对德军防线增压并很快就演变为一场总攻势。6月22日,"巴格拉提昂计划"(Bagration)开始,矛头直指德军在东部战场实力最强的---"中央集团军群"(Heersgruppen Mitte),这是苏军期待以久的夏季攻势,他们很快就在德军战线上撕开了一个宽达400公里的裂口。这明显的表明德军部队在波罗地海国家和其它东部战场之间的联系将要有切断的危险!!

      7月初,所有的德军部队开始考虑并计划从纳瓦桥头阵地向坦宁堡(Tannenberg)防线撤退,7月11日,在战线南翼的第18集团军首先遭到苏军第2波罗地海方面军的进攻,这导致了德军向马里恩堡防线(Marienburg)的全面后撤。同时也标志着纳瓦攻防战的结束。

      7月19日,德军正式决定后撤至纳瓦河以西20公里的坦宁堡防线,撤退由23日开始。但在第二天苏军以南北两个方向发动了一个强大的钳型攻势,目标是切断第18集团军下辖的 " 纳瓦"军团( Armee-Abteilung "Narwa")7月25日,德军从纳瓦战线撤退完毕,苏军也同时穿越了爱沙尼亚边境,向北直扑坦宁堡防线。

      7月26日夜,苏军对坦宁堡发动了第一次进攻,最初他们突破了通向西面的主要公路,但是这个突破口很快就被堵住。27日晨,苏军再一次突袭,还是被党卫军掷弹兵们击退。战斗持续到28日,第3SS装甲军在强大敌人的坦克和步兵的猛攻之下拼命的死守着摇摇欲坠防线----也就在这悲惨的一天里, "北欧"师失去了他们敬爱的指挥官----。

      当天,师长党卫队旅队长兼党卫军少将弗里滋。冯。舒尔滋在与其它参谋人员进行完战地会议之后,前往视察第24"丹麦"装甲掷弹兵团第13连的重武器阵地当他正在与连长一级突击队中队长劳姆(SS-Hauptsturmfuehrer Laeum)交谈时,不幸被一枚苏军重炮炮弹的弹片击中头部,虽然在拉库热(Rakuere)的特别外科手术站进行了抢救,但是还是由于伤势过重而宣布不治。他于8月5日追授银质双宝剑橡叶骑士勋章。继任者为第3SS装甲军总参谋长党卫队旅队长兼党卫军少将约臣。齐格勒(SS-Brigadefuehrer und Generalmajor der Waffen-SS Joachim Ziegler)

      1944年9月,在那瓦前线的党卫军第11“北欧”装甲掷弹兵师第11“赫尔曼·冯·萨尔扎”装甲营的黑豹式坦克


      在7月剩下的日子和整个8月里,第3SS装甲军始终进行着最残酷的激战,但是这些欧洲志愿兵们凭着他们超人般的牺牲精神和钢铁般意志仍坚守住了阵地。9月14日,在爱沙尼亚的德军开始奉命向拉托维亚撤退。种种迹象表明苏军正准备发动一轮攻势。第3SS装甲军于18日至19日夜开始后撤,22日晨,"北欧"师占据了拉托维亚首都里加(Liga)西北30公里的阵地,当晚全师在该市西南重新部署。

      在苏军攻入该地区后,为了凝聚一条新的战线,该师撤到了图库姆斯市(Tukumms)附近的集结地域并于9月28日发起反击,夺回了原先西南方向的阵地。在接下来的2个星期里,党卫军掷弹兵们与数倍与己的敌人进行了英勇抵抗,但是很明显他们坚守的防线过长,而敌人又过于强大。于是在10月6日, 整个"北方"集团军群(Heersgruppen "Nord")开始向拉托维亚的西部省份---库兰(Kuland)撤退。其大部分的部队就在战争剩下的日子里被围困在"库兰口袋"中,最后只有少数幸存下来。

      10月12日,"北欧"和"尼德兰"的部队撤退至库兰前线以南地区,13日在多加河(Daugaua)上最后的一座桥被德军炸毁,同日苏军完全攻占了里加市15日"北欧"师建立了几个星期以来第一条稳定的防线。第二天苏军开始发动猛攻,防线一度被突破但马上又被守军堵上---这样激烈的拉锯战一直持续了整个10月。

      左图为“北欧”师最后的战场,背景上可以看到国会大厦的废墟,前面是莫尔克大桥(Moltke),这是当时通往柏林市中心唯一可以使用的桥梁。4月29日,苏军第79军通过该桥向市区前进。右图为柏林战役时德国人的动员口号,“我们的墙可能碎了,但是不是我们的心”。


      10月27日,苏军在一轮强大的炮火准备以后打响了第二次库兰会战。步兵在坦克的伴随之下向第3SS装甲军的阵地压过来。很快防线就被撕裂,但是党卫军志愿兵们一次又一次的将敌人击退。在苏军进攻失败之后,一种不祥的安宁笼罩在战场上,而在这2个月的时间里,德军有了休整的巩固防线的机会。1945年1月初, "北欧"师阵地前的敌人活动又开始频繁起来。1月20日,苏军开始了新一轮的攻势,当时一名该师的挪威士兵在后来回忆到: "我们都在紧张的等待敌人到来……坦克从地平线的那边出现了……成千上万的俄国人仿佛野兽一般从地底涌了出来,他们狂呼着 "乌拉",我们感到脚下的土地在颤抖…他们不是要消灭我们而是要吃了我们……每个人都认为自己已经没有任何生还的希望了……" 在敌人的狂攻之下,第24 "丹麦"装甲掷弹兵团几乎全灭以至于德军不得不将第14装甲师调到该团的阵地上进行反击。1月底,损失惨重的第3SS装甲军计划从库兰撤回德国本土进行整编,撤退于31日开始。2月初,"北欧"师从拉托维亚的里堡港(Libau)船运回德国。这是一次危险的行动,然而大部分人员最终都安全抵达德国,只有一艘运兵船"莫伊拉"号(Moira)被苏军潜艇的鱼雷击沉,这艘船搭载着属于SS第23"尼德兰"志愿掷弹兵师的部队(23SS-Freiwilligen-Grenadier Division Nederland),全船无一人生还。在德国,第3SS 装甲军和早先已经撤离回来的部队重新汇合此时,该军下辖:SS第27"兰格马克"志愿掷弹兵师(27 SSFreiwilligen-Grenadier Division Langemarck)的一个战斗集群、SS第28"华隆"志愿掷弹兵师(28 SSFreiwilligen-Grenadier Division Wallonien)、SS第10"福隆德斯伯格"装甲师(10 SS PanzerDivision Frundsburg)的部分部队和SS 第11 "北欧"志愿装甲掷弹兵师(11 SSFreiwilligen-Panzergrenadier Division Nordland),隶属新组建的第11装甲集团军,指挥官为党卫队副总指挥斯特内(SS-Obergruppenfuehrer Steiner)而第3SS装甲军军长任命为一名国防军军官马丁。安林上将(General Martin Unrein。)

      2月16日,该军奉命发动攻势以铲除安斯瓦尔(Arnswalde)一带的敌军突出部这次行动代号为 "至日计划"(Sonnenwende),德军装甲兵总监古德里安大将(Guderian)开始计划发动一次全线的总攻,但是希特勒将其修改为一次局部的反击。在进攻一开始, "北欧"师取得一定战术上的成果,攻占了依那河(Ihna)河岸。然而随着苏军抵抗的增强,前进的势头开始放慢。在18日的激战之后,德军成功的掩护了难民们从安斯瓦尔德安全疏散。接下来的两天里,双方一直在该市进行着苦战。

      21日,德军认为与日益增强的苏军继续纠缠下去除了徒增伤亡之外以无任何意义,于是军长斯特内下令全师撤至依那河北岸。从23日至28日,第3SS装甲军开始缓慢后撤到斯塔加德( Stargard)一带和奥德河以北的斯特丁(Stettin)

      3月1日,苏军在猛烈的预备炮火之后再次发动了进攻。战至中午,德军开始前面退却,(Scheberg)失守。此时的第3SS装甲军几乎损失怠尽,他们唯一的选择就是不顾一切的阻挡住敌人的前进。在接下来的的几天里, "北欧"师和其它部队被步步逼退。3月4日,全军撤至阿尔特丹(Altdamm)。3月8日,大部分部队已成功的在阿尔特丹周围建立了防御阵地,如果这里失守,那么奥德河将是东德的最后一道天然屏障。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所有的防御部队进行了亡命死守,双方的伤亡都十分惨重。最后在14/15日夜,桥头阵地被放弃,仍然在奥德河东岸的 "北欧"师部队撤退至阿尔特丹城内。

      该城的激战在17日达到了白热化阶段, "挪威"和 "丹麦"团遭到了毁灭性的损失但仍旧死守阵地直到19日。当日夜,最后一名守军从该城撤离。

      从阿尔特丹撤出后, "北欧"师奉命前往施维特-巴特-弗瑞恩瓦尔德(Schwedt-Bad-Freinwalde)地区并且得到了一些复原伤兵和来自空军以及海军人员的补充,此外他们还得到了小部分车辆,战斗力得到了一点回复。

      4月16日, "北欧"师接到了他们在战争中的最后一道命令:进入柏林的东部防线。从17日至20日白热化的战斗一直在该师的阵地上持续。22日,该师被迫撤入柏林市区的蒂尔加腾(Tiergarten),这里成为了 "北欧"师的最后战场。在这段日子里,师长齐格勒开始变得沮丧因为他不想看到他的在这座废墟般的城市里被毁灭。有些部队在 "北欧"师撤入市区时由于混乱而被分割成一些独立的战斗集群各自为战, "挪威"和 "丹麦"团以及部分 SS第11工兵营的部队不久就发现他们正在守卫着斯普雷河( Spree) 上的桥梁。

      然而这些掷弹兵和工兵们很快就被乘着橡皮艇穿越斯普雷河的苏军突击队击退并被迫撤至已夷为废墟的Government区。与此同时,苏军主力在Government区南面的特雷普托公园(Treptow)开始对"北欧"师发起进攻---这里由SS第11工兵营和SS第11 "赫尔曼。冯。萨尔扎"装甲团(SS-Panzer Regiment 11 Hermann von Salza)的残余守卫,装甲团团长SS考施(SS-Obersturmbannfuehrer Kausch)指挥了该团在战争中最后一次装甲攻击,成功的阻止了敌人在此处的进攻。

      25日,在斯普河和泰尔托运河(Teltow)的最后一战打响,此时由于师长齐格勒已经丧失了全部斗志,不能够再正常指挥部队,所以党卫队旅队长兼党卫军少将古斯塔夫。库鲁肯贝格博士(SS-Brigadefuehrer und Generalmajor der Waffen-SS Dr。 Gustav Krukenberg)接替了他的位置。他还带来了300名 SS第33 "查里曼大帝"志愿掷弹兵师(SS-Freiwilligen-Grenadier Division Charlemagne)的法国志愿兵并且迅速了重整了 " 北欧"师的防御阵地。第二天大部分的残存兵力退入了Government区并于27日撤至国会大厦(Reichstag)一带。从27日至30日守军们就在这最后的几公里范围内做垂死挣扎,有的士兵竟然将自己用铁链锁死在据点的机枪座上!!!

      30日晚上8点, " 挪威"和 "丹麦"战斗集群的指挥官党卫队一级突击队中队长特讷德(SS-Sturmbannfuherer Ternedde)被师长库鲁肯贝格召见并被告知希特勒以死的消息,同时命令他率领幸存者突围。结果只有少数人安全逃脱,而临时属于该师的SS第503重装甲营( SS-503 Schwere PanzerAbteilung) 残余的最后两辆 "虎王"坦克( Pzkpfw VI "Koenig Tiger")也在国会大厦附近的电车轨道上被击毁。其他大多数人都在国会大厦和其它Government建筑物的防御战中战死或被俘。

      1945年5月1日,苏军消灭了国会大厦里的最后一个抵抗者。5月2日,德军在柏林的卫戍部队宣布投降,大约有130000人被关入苏军战俘营,只有很少人后来活着回到了他们为之血战过的祖国。其他向英美盟军投降的"北欧"师幸存者最后被送回了自己的国家,他们经受了重建的本国Government严酷的审讯和漫长的监禁,许多人不堪折磨而死。而该师向盟军投降的德国人则要面对艾森豪威尔(Eisenhower)的 "解除武装敌军死亡营"(Disarmed Enemy Forces death camps)的饥饿,疾病和死亡。

      另外根据Panzer vor的BBS的资料补充更正一下德军最后的突围兵力在4月30日希特勒自杀后,柏林德军城防司令部与下令所有守军尽最大努力突出柏林;主要为”北欧’师的国会大厦守军(约600人),主力为隶属SS503重装甲营的5辆虎王(另一说法为2辆,其组员全为非德裔人)﹐第2装甲团的2辆豹式﹐1輛突击炮及8辆各类型装甲车辆﹐该突围由(军衔麻烦请老C补上)戴尔(SS UNTERSCHARF DIERS 虎王314号的指挥官)所率领﹐于5月1日在弗雷德里克斯(FRIEDRICHSTRBE)地铁站口集结﹐并向西面突围试图突围至霍斯坦(HOLSTEIN)同时向当地的加拿大军投降。但突围行动到5月2日受到苏军的猛烈阻截﹐所有坦克全部被击毁﹐只有小部份部队能徒步越过苏军的防线到达夏洛滕伯格(CHARLOTTENBERG)﹐但最后他们也全数被俘﹐而并未能到达目的地哈威尔(HAVEL)

       

      党卫军第11"北欧"志愿装甲掷弹兵师战史(附录)

      组建历程:
      "瓦拉格"战斗队----Kampfverband "Waraeger"
      日尔曼志愿师----Germanische-Freiwilligen-Division
      SS第11( 日尔曼)装甲掷弹兵师----11. (Germanische) SS-Panzer-Grenadier-Division )
      1943年3月17日-1943年11月12日--- SS(第11)"北欧"装甲掷弹兵志愿师--(11.) SS-Panzer-Grenadier-Freiwilligen-Division "Nordland"
      1943年11月12日-1945年5月3日---- SS第11"北欧"志愿装甲掷弹兵师----11.SS-Freiwilligen-Panzer-Grenadier-Division "Nordland"


      编制:
      师本部-- Stab der Division
      SS第23"挪威"装甲掷弹兵团--SS-Panzer-Grenadier-Division 23 "Norge"
      SS第24"丹麦"装甲掷弹兵团--SS-Panzer-Grenadier-Division 24 "Danmark"
      SS第11狙击兵团--SS-Jaeger-Regiment 11
      SS第11"冯。萨尔扎"装甲营--SS-Panzer-Abteilung 11 "Hermann von Salza"
      SS第11反坦克营--SS-Panzer-Jaeger-Abteilung 11
      SS第11装甲炮兵团--SS-Panzer-Artillerie-Regiment 11
      SS第11防空营--SS-Flak-Abteilung 11
      SS第11火箭炮营--SS-Werfer-Battalion 521
      SS第11装甲侦察营--SS-Panzer-Aufklaerungs-Abteilung 11
      SS第11装甲通信营--SS-Panzer-Nachrichten-Abteilung 11
      SS第11装甲工兵营--SS-Panzer-Pioneer-Battalion 11
      SS第11师后勤部队--SS Divisionsnachschubtruppen 11
      SS第11医务营--SS-Sanitaets-Abteilung 11
      SS第11战况报导排--SS-Kriegsberichter-Zug 11
      SS第11战地警察队--SS-Feldgendarmerie-Trupp 11
      SS第11战地后备营--SS-Feldersatz-Battalion 11
      SS第11惩戒连--SS-Bew?hrungs-Kompanie 11

      指挥官:
      党卫队旅队长兼党卫军少将弗里滋。冯。舒尔滋(SS-Brigadefuehrer und Generalmajor der Waffen-SS Fritz von Scholz)---1943年5月1日-1944年7月28日
      党卫队旅队长兼党卫军少将约臣。齐格勒(SS-Brigadefuehrerund Generalmajor der Waffen-SS Joachim Ziegler)--1944年7月28日-1945年4月26日
      党卫队旅队长兼党卫军少将古斯塔夫。克鲁肯贝格博士(SS-Brigadefuehrer und Generalmajor der Waffen-SS Dr. jur. Gustav Krukenberg)--1945年4月26日 - 1945年5月3日

      兵力:
      1943年12月--11393人
      1944年6月--11749人
      1944年12月--9000人
      骑士级铁十字勋章获得者:28人


      该师的外国成员:
      丹麦人:主要集中在SS第24"丹麦"掷弹兵团,同时也分布在全师各部队。至1943年12月,共有军官41人,士官193人和士兵1123人。至1944年5月25日,共有军官37人,士官220人和士兵832人,至1944年9月15日,共有军官33人,士官162人和士兵1191人。
      挪威人:主要集中在SS第23"挪威"装甲掷弹兵团,同时也分布在全师各部队。至1943年12月,共有军官29人,士官62人和士兵705人。至1944年5月25日,共有军官21人,士官48人和士兵269人。至1944年9月15日,共有军官20人,士官50人和士兵464人。
      爱沙尼亚人:只有很少一部份人在该师服役。
      芬兰人:少量芬兰志愿营的成员在该师服役。
      比利时人:至1943年12月,共有军官1人,士官9人和士兵士兵15人,大部份在SS第11装甲通信营服役。
      法国人:由党卫队一级突击队中队长亨里。约瑟夫。菲内特(SS Hauptsturmfuehrer Henri.Joseph.Fenet)指挥的法国SS志愿突击营(Franzoesisches Freiwilligen (Sturm-) Battalion)与1945年4月在柏林归属该师下辖。另外还有来自SS第33"查里曼大帝"师的残余士兵也被该师吸收。
      德国人:分布在全师,最初该师步兵团的25%是德国人。
      在1943年12月,共有军官232人,士官1496人和士兵2403人。
      英国人:1945年3月底至4月初,共有8人在SS第11装甲通信营第3连服役。
      荷兰人:1943年12月,共有军官1人,士官19人和士兵24人在SS第11装甲通信营服役。
      瑞典人:至19423年12月,共有军官1人,士官5人和士兵33人,至1944年5月25日,共有军官2人,士官8人和士兵19人。至1944年9月15日,共有士官3人和士兵42人。
      他们大部份在SS第11装甲通信营服役。
      瑞士人:少数在SS第11装甲通信营服役。
      德意志族人:来自匈牙利的德意志族人在"挪威"团服役。
      而"丹麦"团最初35%由罗马尼亚的德意志族人组成。
      在战争阶段,还有很多来自比利时,丹麦,克罗地亚,爱沙尼亚,荷兰,拉脱维亚,利陶宛和乌克兰的德意志族志愿者在该师服役。
      不造谣,不传谣,不带负能量节奏,积极传递正能量,理性交流做一个有素质有教养的酷派玩家。
      You have to log in before you can reply Login | 注册通行证账号 Register

      Points Rules

      手机版|黑屋|Archiver|版权声明|酷派天空KupaiSky ( 最终解释权归 HONGKONG KUPAISKY LIMITED 所有 皖B2-20160009-2 皖网文〔2018〕5099-101号 )

      2020-1-24 11:47 GMT+8 , Processed in 0.788116 second(s), 7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Quick Reply To Top Return to the list